我推赛高 我推世界第一棒!

瓦白甜蜜双排中😇

公子:又有点想把景向带下去,哈哈哈,景向说点好听的,说点好听的不投你😏
(苑苑/小墨:你们走这种路线的吗/还有这种操作的⊙﹏⊙)
景向:解释balabala
柒夜:不是,没事,你先夸夸我😃
景向:这个人第一次有这种要求好不好😂,认识你这么久
柒夜:说点好听的吗~😖
景向:带你去日本给你买手办好不好😂
柒夜:真的啊,这个,哈哈哈,好,好😍
景向:给你买个高达😂

来回loop ,猝不及防一波糖~\(≧▽≦)/~

啊啊啊啊 ,今晚7000pia针锋对决, 小狼狗攻景好棒,第一期就自行掰弯也还行😂,公子超级适合顾总,是顾总本人本色出演了,哈哈哈(下周还有一期,然后景家柒家一起去日本玩啦😆)

景柒 -在迷恋你的日子里4要缓更了,怎么改都不满意,按照设定好的大纲结果下不去手,心塞

【景柒】在迷恋你的日子里3

3.

事实上,cv协的聚会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柒夜第一次见到景向的时候不是以cv的身份,而是远在五年前以返校毕业生的形式见到的。

不敢说一辈子不会忘记,但是五年时间却毫无疑问的证实自己会记得很久那午后阳光下少年洋溢青春的笑容。

……

天快亮的时候柒夜就醒了,摸了床头的手机一看方才5点。朦朦胧胧的黑暗中,隔开的房间里只有柒夜的手机在发着光。

黑暗的促使下,柒夜更是掩盖不住的心思飘动,翻开上锁的文件夹,里面只有一张相片。“操,为什么,”相片里少年球场上飞扬的身影,阳光下遮掩不住的自信与青春。“景向……”已经相隔五年,何必遇见,而为此激动而又兴奋的自己也是无药可救了。

 

想着想着睡意散尽,柒夜起身洗漱换了身衣服,决定做个早餐。三个鸡蛋,四个西红柿,两人份的挂面,简简单单。自上次景向来赣州之后柒夜特地去恶补取经,母亲都无能为力的柒夜的作餐水平,终于在一遍又一遍的尝试下恶补到一种还不错的食物。

“哇。”景向似乎是被吸引一样,从卧室走过来,带着些许早间声音独有的沙哑,“好香。”

“吃饭,吃饭,有你的份~”柒夜对景向的夸赞只能说是非常受用了,关上燃气,盛了满满一个碗并赠与一个爽朗的哈哈哈“来,这是你的。”

“啊!这么多,我吃的完吗?”

柒夜走向厨房打算端出自己那份的脚步一转,探出头,“相信你可以的。”偏偏肯定又坚韧的眼神让人分不出来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这么打算的。

“真的假的,给我这么多,怕你不饱。”看到了柒夜那碗,景向毫不迟疑的打算坑了。捞着自己的筷子就打算往柒夜的碗里倒,得成?怎么可能,柒夜麻溜的站起来端着碗就跑,嘴上吃着,还在熙攘着“吃完,吃完。”

最终两人拼死拼活的奋斗了一个大清晨,伴随着景向打的饱嗝,两人碗里的面终于见底。“妈呀,撑死了。”

“哈哈哈,”柒夜决定趁早走人,“锅记得刷。我先走喽~”说着拎起旁边的皮包,顺手溜上衣撑上的薄外套。

“喂,喂……”徒留身后一连串的叫嚷,柒夜心情却觉得分外舒爽。

 

回来的时候,景向已经在沙发上浅眠起来,今天周五,明天就是周末了,休息的同时也面临着即将回去。“吵醒你了?”放下随身的包,回头正好看见景向揉揉眼睛端坐起来。“困去床上睡吧。”刚清醒过来的眼神是湿漉漉迷茫且没有焦距的,与这视线直接对上,柒夜弯下腰,低声道。

然后就看见面前的人摇了摇头,站起身,用清水洗了把脸。“才8点。”裹了裹衣服方才坐下,“明天休息和我一起去参加漫展吧?”看了一眼而后又加了一句,“不会认出来的,保证。”明明是疑问的语气却是用肯定句来陈述,后路全部堵死,柒夜就知道这事没跑了,虽然人的感觉上与五年前有些变化,但是固执这一点却是完完全全的遗留下来。柒夜叹了口气,也就同意了。

“好,好,好。”

 

不愧是周末,会场里人山人海,本是被拖着过来的柒夜,此时却彻底融入到这种异常的兴奋感之中,左看看右看看。

“柒……,喂,”一波人潮直接涌上来,两人被挤开了,柒夜听到后方景向的呼喊,刚想转头,一只手就直接从肩膀垮了过来。

“好重,”柒夜受这冲劲,步子往前一呛,熟悉的气息连确认都不用“不是要做嘉宾表演的吗,赶紧去。”瞄了一眼周围,人太多了,没人注意到这里。

“好,也差不多了。”景向放下胳膊,然后拉着人直接到一个相对还算空的席位,“站这,别跑,看我表演。”说罢直接扭头向正中心的平台走去。

柒夜随后缓缓的答应的回答掩埋在众人的喧闹之中,视线追随着景向离去的身影,直到完全消失方才移回。会唱歌吗?柒夜想。倒是没听过。

只片刻,便看见景向一个翻身跨上舞台,人群中响起一阵尖叫以及女孩子们高亢的打call声,主持的介绍也就完毕,景向怕了拍话筒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便正正经经地唱了起来“梨花香缠着衣角掠过熙攘,复悄入红帘深帐,听……”(歌词《霜雪千年》)

舞台上的景向非常的自然大方,可能是早期各种活动的锻炼的结果。周围的噪音很大,话筒出来的也不是最好的效果,但是柒夜却还是觉得很喜欢,眼也不眨的盯着舞台之上,在心里暗戳戳做了一个捂心脏的动作。景向的声音是他一直喜欢的那种,不仅仅是早期受朋友的影响,更是他对这种真实又气感强烈的本音质感低音炮感到强烈的艳羡。还有因为是……他。

并不喜欢此时在台下默默注视的自己,于是盯着正中心,逐渐靠近,对景向的在意甚至于无暇顾及撞到路人。然后刹那间被惊醒,正前方从舞台下来的人正站在那儿看着他微笑,越来越近,“怎么,找我来了?”景向的视线里的自己满脸呆滞,而自己的视线里的景向却是眼神通透的,对他说的话都是带着温柔的笑意,柒夜突然不想动了,想是上辈子一定是欺负了上帝的女儿,才让自己遇到这个人,放不下,走不开。

胳膊又搭了上来,声音在耳边悄悄地想起,“唱的太好听,被哥秀到了?”

眼前的世界是一片黑暗的,但唯有一丝光明,明知是犯戒却又被诱惑,然后自己就想个瘾君子那般的,想触碰却又不敢去触碰,只敢在周围一圈又一圈的绕着。

“嗯,很帅。”没有对他自称哥的话语表示反抗,就知道贫嘴,包容才是年长之人的魅力。拉下肩膀上的手,一把拽过,将景向身体拉下来,揉了揉那刚长出毛发的小刺头。

“喂喂,”景向凭借过硬的身体素质,把脑袋从柒夜为非作歹的手里拯救下来。“你没事吧。”

拥有高大的身材的景向却是个非常细心的人呢,柒夜想,真是与实物不符。

即使行为动荡不堪,眼神却坦荡荡的让人不能直视。“嗯?什么?”

你这家伙即使心理动荡不堪,面上也不会让人看出来啊,真是个戴着假面的虚伪者。那人的话却在这个时候想起来了。没错,是虚伪啊。没关系,又不会因为他的虚伪改变什么。

“那边有粉丝在向你招手,估计是要合照,赶紧去啊。”

景向看了看,回身拉着柒夜人往人群走去,只三五步的距离,柒夜完全没时间开口。 

“我景!!!我景!”一群女生中间完全不能开口。“谢谢大家喜欢。”说着便被一群女生挤在中间合影签名,小女生们害羞又激动兴奋到脸红的影子一直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柒夜想离开却一直被隐秘的牵制着,无法走远。“这是我哥啊,来看我漫展的,你们别欺负他哦。”于是,大家也就不再在意了,伴随着嘻闹的声音,这茬便过去了。

即使喧闹也还可以如此安静吗,柒夜想。在世界的面前,你我还能如此接近,如果是五年前的自己怕是会直接笑出口吧。

就这样默默的看着景向与粉丝们的互动,不敢开口怕被认出来,景向又不松开夹着胳膊的手,那就只能陪着做下去了。等着等着就被牵到了镜头前,“咔擦”声响起的时候柒夜还在恍然回想景向开心愉快到亮晶晶的眼神,也就认了,逃不走了吧,你。



【景柒】在迷恋你的日子里2

2.

三天的时间过得意外的快,临走的时候景向说很开心,下次有机会来广州。柒夜笑语说道行,到时记得包吃住。

晚上直接做了高铁赶回去,抬手正无聊之时,想起这个时间柒夜可能开始直播了,于是点开频道,带上耳机。

“晚上好,我回来了。”

下面一片,想死你了诸如此类的话语,景向也混迹在其中犹犹豫豫的发了一个想你

“有朋友来了,这几天比较忙”

迷妹们纷纷表示没关系,等你。听着柒夜和粉丝们之间的调笑,景向在心中更是骄傲的想着你们的偶像三天都被我独占了,一个人!诸如此类这种的话,窃喜的情绪一下子轰然膨胀上来。

而后静下心来一边听着直播,一边给柒夜发了个微信,到家了不用担心。那人的话唠没有中断,半响突然戛然轻笑了一声,

好的,早点睡。

看着微信上对方发来的这几个字,看着外面飞驰的高速路,景向突然想现在要是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会怎么样。半响没有动静,放弃了这个想法。

 

缘分这种事是难以预料的,本以为相见至少要很久,但是不到一周就接到了柒夜的消息,

还记得电话里柒夜兴奋的打招呼说自己被外派出广州一周,来见你的时候,镜子里自己的懵逼脸。

这么快的吗?景向扶着额头,甚至想说一句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脱口而出的确是什么时候来,我去接你。

正是周末,柒夜只带了一个小的旅行箱,只是必要的换洗衣物而已,见景向好奇,柒夜随口解释道。两人先去景向家放了东西,柒夜说要去公司报道,晚上回来。景向说好,趁着空余去楼下超市采购了些东西。

之后的时间就是景向在边整理着屋子,边等人。凭着记忆,柒夜摸回来了之后,就看到景向窝在沙发上打游戏,便也来了兴致,打了两手。

柒夜对游戏似乎有天赋,上手的很快。于是也下了个app,转成了组队模式一起开始玩了起来,“站着别动,景向我来救你,在哪?”有点真实,“三板。”柒夜玩的园丁,立志于拆完整个场景的椅子,还好屠夫戴了失常,这还反向翻板,整个人皮的不行,“快来救我,要挂了。”景向无奈了,“哈哈哈,屠夫被我溜丢了,马上就去。”……

 (最近沉迷第五人格,哈哈哈)

 

了解一个人要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景向不知道,他喜欢在网络上荡漾愉快又温柔的柒夜,也喜欢生活中开朗体贴假正经,偶尔脱线的柒夜。临近后半夜,两人为了看xx中心的喷泉,特地赶着晚班车,来到湖边,虽说还是盛夏,但是夜晚的湖边也是凉的起鸡皮。柒夜穿了一件小外套勉强抵挡着冷风,景向确是穿着短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无视凉意。

“你穿吧”柒夜毫不费力的就发现景向的低温,更何况那毫不加掩饰的微颤。“祖国的花朵,要好好的,别感冒了啊。”

“没事儿,你穿着。”景向刚想托词,一件外套就迎面直接过来搭到肩膀上。

柒夜不容置喙的一个眼神扫过来,“穿着,给你了。”

景向也就放弃了坚持,将外套套在了身上,在柒夜身上略显长的外套,到了景向身上到是正好。两颊触碰到领口的刹那间,情不自禁的嗅了嗅,是香皂干净的味道衣服上还带着丝淡淡的暖意,是他喜欢的。柒夜回头一瞬间的惊诧,却瞬间恢复,接着调侃道可没什么味道你可别嫌弃。

穿上了外套,抵挡住了一些寒风,不知道心理作用还是什么,觉得和刚才相比温度确实一个地下一个顶上。喷泉很漂亮,伴随着一首首音乐奇妙的打着节拍,灯光闪烁,人山人海,虽然是在外围,却也能感受到那份壮阔。柒夜跑到更近处拍摄去了,景向跟在后面,视线不是在喷泉,而是完完全全在柒夜的身上他觉得两人间的风向转了,气氛变了,不是那种干涩的陌生的,而是渐渐的相融起来了。

 

第二天照例是工作日,各去各的公司工作,景向手上做着工作,心思却已经飘香远方,话说柒夜没钥匙,得早点回去给配一把。

向来行动力超群的景向晚上就把配好的钥匙拿给了柒夜,柒夜无言的看着手中的钥匙,“不了吧,我只是住一周而已。”

“你拿着以后到广州,我要是不在家,你直接进也比较方便。”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不好推却。“你就不怕我把你家掏空?”

“你不会的,……如果是你就算掏空也没关系。”后面一句话小小的,却也在寂静恶房间里产生回响,片刻的寂静瞬间觉得有些许尴尬。

“……哈哈哈,尬撩吗?”柒夜笑了,(掌心里握着的钥匙开始被汗液浸湿。)

 

广州开始下起了暴雨,像是把这个夏季积累的炎热给压下,雨滴噼里啪啦的下落个不停。两人前夜都失眠导致第二天不是很精神,柒夜感觉很累,身心都在叫嚣。熬夜的后果是连续一整天都在犯困。

“回来了啊。”因为下班早一些,景向偶尔觉得自己就像那种家庭主妇,做好了饭,等待在外拼搏的丈夫回家。瞬间啼笑皆非。“嗯。”天气转凉,柒夜早就套上了外套,将外套脱下挂在衣撑上。“晚饭吃过了,有点困,先睡了。” 说着便进屋直接躺下进入睡眠状态。

景向却莫名觉得委屈,自己期待的娱乐独处时间就葬送在睡眠。站起身,想去叫醒床上的人,想想又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两个眼睛红红的直直的盯着熟睡之人的脸庞,呈放空状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又突然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哎,自己真是没救了,像小孩子一样,这种心理。小拇指抖了抖站起身将搁置在一旁的被子盖好在沉睡之人的身上,关了门,转身离去。

 

此时本应该是睡眠中的眼睛微微张开了一点小缝隙,然转了个身,脸部埋在黑暗里看不到表情。

【景柒】在迷恋你的日子里1

1.

景向没事的时候喜欢窝在yy小窝,和粉丝们聊聊天,唱唱歌什么的,第一次听到柒夜名字的时候也是在自己粉丝那里。没有剧,没有作品的一个男cv,想不通会有那么多人的喜爱,以及那么多人的赞不绝口。承认好奇心被挑起,于是私下里悄咪咪的申请了个小号,默默做好准备去yy蹲人。

“晚上好,晚上好”一片杂音之后,响起来个个声音。

黑暗中只有屏幕再亮,环境里静的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景向顿住了,而唇齿间又溢出难以置信般的呻吟,对一个男人的声音一听钟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的声音被撩到了?!

艰难的从屏幕上移开眼睛,然后点了下方的充值。

自此以后有空就一定会蹲守在频道,偶尔送送礼物,也便混了个小脸熟。一到了九点,便和一群姑娘迷妹们混迹在一个频道,只为了听一个人的声音。为此特地买了一个环绕立体的earphong,那个人的话就感觉是在耳边叙述一样,挠的他心痒痒的。

小男粉是吧,哭笑不得,要是说一下估计那个人尾巴都会翘上天吧,想想那个画面,景向突然全身发抖闷声笑了出来,实在太可爱了。

觉得一个男人可爱并没有什么不对,Emmm

第一次的会面,是在cv协的聚会,难得阿册时隔两年复出亲自发的邀请函,也就不好推辞了。地点是选在a市xxx酒店的二楼包厢,很多cv都出现了,像八路,天空,包括浪的飞起的心外,早出圈自造的蓝幻等。cv圈子很小,能出位的也不多,此时这么多业界著名聚集起来的情况倒也难得。环视了一圈,景向叫来一个服务生,要了杯水。

“阿册,来了。”因为是邀请方,阿册一直在忙着接待,抽个空闲,去打了个招呼。互相调侃两句,和相熟配过剧的cv们尬聊两句,景向便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个声音,“抱歉,抱歉。来晚了。”阿册在门口站起身来说了声没事,还没开始,只是在聊天。景向突然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这个声音是柒夜。长期以来一直是保持不颜出的风格,这回能见到面了吗?

泰式餐厅,绿色的长桌子足够他们坐下,也就十几个大男人,说来不多不少。还剩左边靠前小心旁边的位子,还有右边靠后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性旁边的位子,柒夜选择了后者。

每个夜晚聆听的声音的主人就在旁边,怎么办,在线等

看似稳如狗,实则慌得一逼,景向就看着那个有好听声音的男性一步一步向他走进,走进。柒夜穿着白色的衬衫和西裤,本身就白的发光,在白衬衫的包裹之下,显得更加白暂了。身高属于中等水准,没到1.80吧,估计站起来到自己肩膀……景向这边思绪九转千回,操着老妈子的心,柒夜那边已经坐下了。

上菜之前和大部分人混了个脸熟,选择性的忽视旁边这个人目光的扫荡。

端起酒杯,互相简单的作了个自我介绍,便三两成群互聊起来了。 

景向就听得柒夜喝着大家的话题,偶尔的回应、是不感兴趣吗,那何必要来。对于产生这种想法的自己感到奇怪,自己也不是想来而已,不管目的是什么,能见到这个人感觉也是获得了什么。找机会要到了电话号码,说自己是景向谁依,叫景向就可以,柒夜说听过听过,久仰大名。无非是一些客套的说辞罢了,甚至不如他在直播上更粉丝互动来的亲密。再聊几句,那人借了话,向远方走去。
 
恩?旁边的那个记得是心外无物?两人站在一起说不出的和谐。

自那次聚餐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景向依旧到时间就蹲守在频道等直播。 

7月份一个线下漫展,地点赣州。景向想自己直接去约柒夜他会不会出来,但是不做什么也不会改变。冲动之下,直接拨通了电话。三声昂长的拨通声音,景向有些游移的想挂断,是不是不太礼貌,也并不是特别熟的关系,要是被问是谁自己就说打错了……

“喂,景向吗?”这声音无疑是刚醒的,带着些朦胧的睡意。

“嗯,刚醒吗?柒夜。”话语间不犹带上丝笑意,还记得。“我来赣州参加漫展,见面吗?”

“好啊好啊,来来来,我去见你啊,住哪?”那边似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声音开始高亢了

正植夏暑的炎热天气,景向等不及便从屋里下来坐在楼下大厅的沙发上。中央空调在呼呼的开着,也降不了这太阳和气候,景向感觉自己可能是发烧了,全身都在冒火,脸红的像灯笼了,拿手抚了抚脸颊,深呼吸一口。告诫自己冷静冷静。

大长腿帅哥,柒夜隔了老远就看见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情不自禁吹了个口哨。

“景向!走吧,带你去玩”走到沙发旁边牵起人就打算走,景向如梦似幻的就任由牵引向前面走着。不知道目的地,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感觉更这个人一起的话做什么都可以。

一出宾馆,一阵一阵的热浪向他们涌过来,抓着他胳膊的手也冒起了汉,但是前面的人没有松手的打算,从景向这个角度看过去,柒夜的白衬衫都开始渐渐的汗透了,不知是热的还是什么后颈和耳朵微红,耳垂在阳光下甚至接近透明,然而依旧执意的向前走着半分没有回头的打算。过了良久,才走到了一片树荫里,放了手。

“抱歉,太热了,把你的衣服都弄湿了。”抬起头,眼神好像在发光,手伸到领口抖了抖,似乎是要把黏在身上的衣服分开,“去我家吧,这个天气似乎不太适合室外活动。”

 
景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嗯?”本想吐槽这个人是这么开放活泼的吗,这个人设吗,张了张口没说出来,又怕那个人以为是想在外面玩。

“那……”其实怎么样都无所谓,本来只是打算见一面而已。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近的能问道对方身上干净的香皂味。而后,“没关系。”景向开口了,去哪都行,其实漫展早上结束的,他就请了一天假,定了晚上的车票回去,现在见到了柒夜,突然改了主意想放纵一下,“这三天都没事在赣州。”想和你一起的时间长一些。

柒夜没说什么,转了转身,直接示意景向更着他走。一路上二人无言。

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4点了,但外面还是阳光通透。柒夜的房间是个标准的男人的房间,黑色白色,衣服随意的堆放着,来之前景向还有些紧张遇到柒夜父母要怎么办,然后就被告知是一个人住。柒夜说在外奋斗了5年,也是刚回来购买了这个小房间,也算有了个家。毕竟到了年龄,外面的房价太高,想来还是回了自己的四线小城市在父母身边有个照应。把沙发上的t—shirt叠了下扔到柜子里,示意景向坐下。

“时间还早,晚上想吃什么?”从冰箱里拿了两杯凉水,放在桌上,然后自己做到景向旁边,“外卖吧。”说着打算去翻手机。

景向制止了这个动作,“我们自己做,也没事。”

柒夜很诧异,“我不会做,你会吗?”虽然是独居男人,但是上帝似乎没有给他开通这个技能,柒夜是半分料理天赋都没有点。

景向也沉默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一起吧,简单的还是可以的。”

两人没有出门去卖场和超市买菜,而是点了网上跑腿,一个年轻的小哥给送来一些他们需要的菜,开门的时候小哥晒得乌黑的脸以及白亮亮的牙齿还印在他们的脑海里。

“做吗?我给你切菜”那头想起柒夜的声音。景向感觉坑道自己了,虽然其实是想吃柒夜做的饭,不会这个可能性到时还真没预料到。撸起袖子……百度!

在柒夜打下手,景向掌勺的情况下,简单的三菜一汤也是上了桌,柒夜显得很兴奋。“666,很成样子不是,”有点激动的坐下,“别动,别动,我来拍个照”说着掏出手机火速的照了一张。

“景向,可以啊,人不可貌相。”竖起大拇指,视线还停留在菜上,“饭好了吗?”

“好了好了……”景向扭头去盛饭,“喂,你这个人”

“嘿嘿。”

事实证明,好看的食物不一定好吃……两人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电话点了外卖。

补了pia剧屏录  公子反攻的时候笑场,好魔性,笑崩我了😂😂😂
都说是公子反攻太高兴了不由得笑出来,哈哈哈
(最后的景柒合唱追光者吼听!)
指路b站  av22858344😘

我肥来啦~
换手机把之前手机里的草稿发一下😂,准备开坑景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