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推赛高 我推世界第一棒!

【降御/钻石王牌】段子集1

(一)梅雨季

6月潮湿的下雨天,淅淅沥沥个不停。

棒球运动还是一如既往展开着,不如说是更加激烈了。为了夏季大赛,大家都在尽力奋斗着,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御幸三年最后的时光,新的捕手已经补充了进来,即使没有御幸那样完善,但也各有各的风格,进过了些许小磨合,如今也都有在好好的在领导着投手。

感觉有点寂寞呢♪
这么想着,是不是面临毕业自己也多愁善感了起来呢?难得自己一个人安静的时间,tv里放着上回和……的练习赛录像。寝室里就他一个,略显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赛场上的声音。

“御幸前辈,在吗?”降谷敲响了高年级的房门,隔着门声音微微传来。

接着毫不迟疑,门被打开了,温暖的笑容显现在前辈的脸上,“降谷,怎么了?难得这么忙的时候来找我啊”

“……前辈”进门随手把门从内锁上,降谷直冲冲的抱住了御幸。好歹是一个大男人,御幸没止住直直的被按到了下铺的床上,

“?还好吗?”左手胡乱的摸着降谷的短发,右手靠后支撑着身体,不是舒适的姿势

把头埋在前辈的颈窝,降谷开始说道,

“下雨了,好难受”

“想尽快追上前辈,想进前辈的球队。”

“身体黏黏糊糊的”

“前辈会等我吗”

……

混乱又没有条理性,伴随着的是拥抱着御幸身体的越来越紧的双臂。

“我会在前面看着你的哦,你可要好好努力才行。”
御幸一定不知道此时他的眼光有多么的柔和,“也记得好好休息。”这家伙一定又熬夜训练了,浓浓的黑眼圈挂着。

降谷的头更深的迈近前辈的颈部里,不停的嗅着那个人的味道,却什么也没说

“你这家伙,快起来,好热”

不停嗅着气味的羞耻举动终于停下了,可是身体却没有半分松开的表现反而抱的更深,黑发的投手抬起头从上往下,目光直直的望进御幸的眼里,不容他退缩,“前辈,kiss……可以吗”

交往之后这个天然的投手说话越来越直接,虽然从球场上延续下来的听他的话这点没有丝毫改变,但也放肆了不少。

御幸对降谷的直球完全没有办法,“可以哟,”说着将对方的脸拉近,一个轻柔的吻顺势落在了降谷的唇上,降谷将头微斜,靠着御幸的肩上,

“好甜。”喉咙间崩出呓语,呼吸全洒在了御幸的颈间。

“好点了?休息下吧,你先起来。”御幸躲开温热的气息,挣扎这要站起来。

“砰”

“啊!”……

大力的推动使得御幸直直的倒在了床上了,“喂!”降谷死死的压在前辈的身上 。

“就这样……”

于是那天御幸被降谷压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假日。

(二)想象力

“降谷,喜欢吗?”住在一起之后,御幸总是喜欢穿着降谷稍大的衣服游荡,此时趴在床边光着腿,笑眯眯的看着迷茫中的降谷。

“前辈,”睡意朦胧,但也立马清醒了过来,伸出双手直接降面前的人抱进怀里,“好色情……”游荡过来弱弱的声音。

“哈,喜欢吗?”宽大的黑色tshirt挂在身上,“话说,降谷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大了不少。”说着缕了缕袖子,然后又滑落下来。

衣领间漏出蜜色的肌肤,深刻的吻痕漏了出来。脑内的突然爆炸,这个人越发无知觉了呢。降谷似乎开始发热燃烧了。

那,再一次吧……

“降谷,降谷,早上了!!!”快吵到爆炸的声音在耳边吵个不停。

早间的阳光射在脸上,“阳光,好刺眼。”

梦吗?一定会有实现的一天。

这是三年级的降谷更加奋发的动力,也最终提高了指明,去了御幸所在的球队,实现了梦想。

(三)降御还是御降

在地下秘密进行的交往还是发现了,当被问到攻受问题时。

“那是秘密~”御幸笑嘻嘻的滑过去。

“啊啊,好狡猾。”

降谷则是经过前辈的一番指导以后,“前辈很厉害。”

周围一片唏嘘

“看,怎么样,降谷受啦,呆萌强受”

“怎么会???我还一定以为是御幸前辈是受的那一方呢!”

“哈哈哈,今晚你请客哦”

……

至于真正的情况,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不过,御幸总是会在一起过夜的第二天腰疼,以及第二天降谷会变得格外细心照顾前辈。这时球队的大家就都会默默不语,会心一笑。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