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推赛高 我推世界第一棒!

【景柒】在迷恋你的日子里1

1.

景向没事的时候喜欢窝在yy小窝,和粉丝们聊聊天,唱唱歌什么的,第一次听到柒夜名字的时候也是在自己粉丝那里。没有剧,没有作品的一个男cv,想不通会有那么多人的喜爱,以及那么多人的赞不绝口。承认好奇心被挑起,于是私下里悄咪咪的申请了个小号,默默做好准备去yy蹲人。

“晚上好,晚上好”一片杂音之后,响起来个个声音。

黑暗中只有屏幕再亮,环境里静的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景向顿住了,而唇齿间又溢出难以置信般的呻吟,对一个男人的声音一听钟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的声音被撩到了?!

艰难的从屏幕上移开眼睛,然后点了下方的充值。

自此以后有空就一定会蹲守在频道,偶尔送送礼物,也便混了个小脸熟。一到了九点,便和一群姑娘迷妹们混迹在一个频道,只为了听一个人的声音。为此特地买了一个环绕立体的earphong,那个人的话就感觉是在耳边叙述一样,挠的他心痒痒的。

小男粉是吧,哭笑不得,要是说一下估计那个人尾巴都会翘上天吧,想想那个画面,景向突然全身发抖闷声笑了出来,实在太可爱了。

觉得一个男人可爱并没有什么不对,Emmm

第一次的会面,是在cv协的聚会,难得阿册时隔两年复出亲自发的邀请函,也就不好推辞了。地点是选在a市xxx酒店的二楼包厢,很多cv都出现了,像八路,天空,包括浪的飞起的心外,早出圈自造的蓝幻等。cv圈子很小,能出位的也不多,此时这么多业界著名聚集起来的情况倒也难得。环视了一圈,景向叫来一个服务生,要了杯水。

“阿册,来了。”因为是邀请方,阿册一直在忙着接待,抽个空闲,去打了个招呼。互相调侃两句,和相熟配过剧的cv们尬聊两句,景向便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个声音,“抱歉,抱歉。来晚了。”阿册在门口站起身来说了声没事,还没开始,只是在聊天。景向突然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这个声音是柒夜。长期以来一直是保持不颜出的风格,这回能见到面了吗?

泰式餐厅,绿色的长桌子足够他们坐下,也就十几个大男人,说来不多不少。还剩左边靠前小心旁边的位子,还有右边靠后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性旁边的位子,柒夜选择了后者。

每个夜晚聆听的声音的主人就在旁边,怎么办,在线等

看似稳如狗,实则慌得一逼,景向就看着那个有好听声音的男性一步一步向他走进,走进。柒夜穿着白色的衬衫和西裤,本身就白的发光,在白衬衫的包裹之下,显得更加白暂了。身高属于中等水准,没到1.80吧,估计站起来到自己肩膀……景向这边思绪九转千回,操着老妈子的心,柒夜那边已经坐下了。

上菜之前和大部分人混了个脸熟,选择性的忽视旁边这个人目光的扫荡。

端起酒杯,互相简单的作了个自我介绍,便三两成群互聊起来了。 

景向就听得柒夜喝着大家的话题,偶尔的回应、是不感兴趣吗,那何必要来。对于产生这种想法的自己感到奇怪,自己也不是想来而已,不管目的是什么,能见到这个人感觉也是获得了什么。找机会要到了电话号码,说自己是景向谁依,叫景向就可以,柒夜说听过听过,久仰大名。无非是一些客套的说辞罢了,甚至不如他在直播上更粉丝互动来的亲密。再聊几句,那人借了话,向远方走去。
 
恩?旁边的那个记得是心外无物?两人站在一起说不出的和谐。

自那次聚餐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景向依旧到时间就蹲守在频道等直播。 

7月份一个线下漫展,地点赣州。景向想自己直接去约柒夜他会不会出来,但是不做什么也不会改变。冲动之下,直接拨通了电话。三声昂长的拨通声音,景向有些游移的想挂断,是不是不太礼貌,也并不是特别熟的关系,要是被问是谁自己就说打错了……

“喂,景向吗?”这声音无疑是刚醒的,带着些朦胧的睡意。

“嗯,刚醒吗?柒夜。”话语间不犹带上丝笑意,还记得。“我来赣州参加漫展,见面吗?”

“好啊好啊,来来来,我去见你啊,住哪?”那边似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声音开始高亢了

正植夏暑的炎热天气,景向等不及便从屋里下来坐在楼下大厅的沙发上。中央空调在呼呼的开着,也降不了这太阳和气候,景向感觉自己可能是发烧了,全身都在冒火,脸红的像灯笼了,拿手抚了抚脸颊,深呼吸一口。告诫自己冷静冷静。

大长腿帅哥,柒夜隔了老远就看见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情不自禁吹了个口哨。

“景向!走吧,带你去玩”走到沙发旁边牵起人就打算走,景向如梦似幻的就任由牵引向前面走着。不知道目的地,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感觉更这个人一起的话做什么都可以。

一出宾馆,一阵一阵的热浪向他们涌过来,抓着他胳膊的手也冒起了汉,但是前面的人没有松手的打算,从景向这个角度看过去,柒夜的白衬衫都开始渐渐的汗透了,不知是热的还是什么后颈和耳朵微红,耳垂在阳光下甚至接近透明,然而依旧执意的向前走着半分没有回头的打算。过了良久,才走到了一片树荫里,放了手。

“抱歉,太热了,把你的衣服都弄湿了。”抬起头,眼神好像在发光,手伸到领口抖了抖,似乎是要把黏在身上的衣服分开,“去我家吧,这个天气似乎不太适合室外活动。”

 
景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嗯?”本想吐槽这个人是这么开放活泼的吗,这个人设吗,张了张口没说出来,又怕那个人以为是想在外面玩。

“那……”其实怎么样都无所谓,本来只是打算见一面而已。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近的能问道对方身上干净的香皂味。而后,“没关系。”景向开口了,去哪都行,其实漫展早上结束的,他就请了一天假,定了晚上的车票回去,现在见到了柒夜,突然改了主意想放纵一下,“这三天都没事在赣州。”想和你一起的时间长一些。

柒夜没说什么,转了转身,直接示意景向更着他走。一路上二人无言。

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4点了,但外面还是阳光通透。柒夜的房间是个标准的男人的房间,黑色白色,衣服随意的堆放着,来之前景向还有些紧张遇到柒夜父母要怎么办,然后就被告知是一个人住。柒夜说在外奋斗了5年,也是刚回来购买了这个小房间,也算有了个家。毕竟到了年龄,外面的房价太高,想来还是回了自己的四线小城市在父母身边有个照应。把沙发上的t—shirt叠了下扔到柜子里,示意景向坐下。

“时间还早,晚上想吃什么?”从冰箱里拿了两杯凉水,放在桌上,然后自己做到景向旁边,“外卖吧。”说着打算去翻手机。

景向制止了这个动作,“我们自己做,也没事。”

柒夜很诧异,“我不会做,你会吗?”虽然是独居男人,但是上帝似乎没有给他开通这个技能,柒夜是半分料理天赋都没有点。

景向也沉默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一起吧,简单的还是可以的。”

两人没有出门去卖场和超市买菜,而是点了网上跑腿,一个年轻的小哥给送来一些他们需要的菜,开门的时候小哥晒得乌黑的脸以及白亮亮的牙齿还印在他们的脑海里。

“做吗?我给你切菜”那头想起柒夜的声音。景向感觉坑道自己了,虽然其实是想吃柒夜做的饭,不会这个可能性到时还真没预料到。撸起袖子……百度!

在柒夜打下手,景向掌勺的情况下,简单的三菜一汤也是上了桌,柒夜显得很兴奋。“666,很成样子不是,”有点激动的坐下,“别动,别动,我来拍个照”说着掏出手机火速的照了一张。

“景向,可以啊,人不可貌相。”竖起大拇指,视线还停留在菜上,“饭好了吗?”

“好了好了……”景向扭头去盛饭,“喂,你这个人”

“嘿嘿。”

事实证明,好看的食物不一定好吃……两人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电话点了外卖。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