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推赛高 我推世界第一棒!

【景柒】在迷恋你的日子里2

2.

三天的时间过得意外的快,临走的时候景向说很开心,下次有机会来广州。柒夜笑语说道行,到时记得包吃住。

晚上直接做了高铁赶回去,抬手正无聊之时,想起这个时间柒夜可能开始直播了,于是点开频道,带上耳机。

“晚上好,我回来了。”

下面一片,想死你了诸如此类的话语,景向也混迹在其中犹犹豫豫的发了一个想你

“有朋友来了,这几天比较忙”

迷妹们纷纷表示没关系,等你。听着柒夜和粉丝们之间的调笑,景向在心中更是骄傲的想着你们的偶像三天都被我独占了,一个人!诸如此类这种的话,窃喜的情绪一下子轰然膨胀上来。

而后静下心来一边听着直播,一边给柒夜发了个微信,到家了不用担心。那人的话唠没有中断,半响突然戛然轻笑了一声,

好的,早点睡。

看着微信上对方发来的这几个字,看着外面飞驰的高速路,景向突然想现在要是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会怎么样。半响没有动静,放弃了这个想法。

 

缘分这种事是难以预料的,本以为相见至少要很久,但是不到一周就接到了柒夜的消息,

还记得电话里柒夜兴奋的打招呼说自己被外派出广州一周,来见你的时候,镜子里自己的懵逼脸。

这么快的吗?景向扶着额头,甚至想说一句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脱口而出的确是什么时候来,我去接你。

正是周末,柒夜只带了一个小的旅行箱,只是必要的换洗衣物而已,见景向好奇,柒夜随口解释道。两人先去景向家放了东西,柒夜说要去公司报道,晚上回来。景向说好,趁着空余去楼下超市采购了些东西。

之后的时间就是景向在边整理着屋子,边等人。凭着记忆,柒夜摸回来了之后,就看到景向窝在沙发上打游戏,便也来了兴致,打了两手。

柒夜对游戏似乎有天赋,上手的很快。于是也下了个app,转成了组队模式一起开始玩了起来,“站着别动,景向我来救你,在哪?”有点真实,“三板。”柒夜玩的园丁,立志于拆完整个场景的椅子,还好屠夫戴了失常,这还反向翻板,整个人皮的不行,“快来救我,要挂了。”景向无奈了,“哈哈哈,屠夫被我溜丢了,马上就去。”……

 (最近沉迷第五人格,哈哈哈)

 

了解一个人要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景向不知道,他喜欢在网络上荡漾愉快又温柔的柒夜,也喜欢生活中开朗体贴假正经,偶尔脱线的柒夜。临近后半夜,两人为了看xx中心的喷泉,特地赶着晚班车,来到湖边,虽说还是盛夏,但是夜晚的湖边也是凉的起鸡皮。柒夜穿了一件小外套勉强抵挡着冷风,景向确是穿着短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无视凉意。

“你穿吧”柒夜毫不费力的就发现景向的低温,更何况那毫不加掩饰的微颤。“祖国的花朵,要好好的,别感冒了啊。”

“没事儿,你穿着。”景向刚想托词,一件外套就迎面直接过来搭到肩膀上。

柒夜不容置喙的一个眼神扫过来,“穿着,给你了。”

景向也就放弃了坚持,将外套套在了身上,在柒夜身上略显长的外套,到了景向身上到是正好。两颊触碰到领口的刹那间,情不自禁的嗅了嗅,是香皂干净的味道衣服上还带着丝淡淡的暖意,是他喜欢的。柒夜回头一瞬间的惊诧,却瞬间恢复,接着调侃道可没什么味道你可别嫌弃。

穿上了外套,抵挡住了一些寒风,不知道心理作用还是什么,觉得和刚才相比温度确实一个地下一个顶上。喷泉很漂亮,伴随着一首首音乐奇妙的打着节拍,灯光闪烁,人山人海,虽然是在外围,却也能感受到那份壮阔。柒夜跑到更近处拍摄去了,景向跟在后面,视线不是在喷泉,而是完完全全在柒夜的身上他觉得两人间的风向转了,气氛变了,不是那种干涩的陌生的,而是渐渐的相融起来了。

 

第二天照例是工作日,各去各的公司工作,景向手上做着工作,心思却已经飘香远方,话说柒夜没钥匙,得早点回去给配一把。

向来行动力超群的景向晚上就把配好的钥匙拿给了柒夜,柒夜无言的看着手中的钥匙,“不了吧,我只是住一周而已。”

“你拿着以后到广州,我要是不在家,你直接进也比较方便。”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不好推却。“你就不怕我把你家掏空?”

“你不会的,……如果是你就算掏空也没关系。”后面一句话小小的,却也在寂静恶房间里产生回响,片刻的寂静瞬间觉得有些许尴尬。

“……哈哈哈,尬撩吗?”柒夜笑了,(掌心里握着的钥匙开始被汗液浸湿。)

 

广州开始下起了暴雨,像是把这个夏季积累的炎热给压下,雨滴噼里啪啦的下落个不停。两人前夜都失眠导致第二天不是很精神,柒夜感觉很累,身心都在叫嚣。熬夜的后果是连续一整天都在犯困。

“回来了啊。”因为下班早一些,景向偶尔觉得自己就像那种家庭主妇,做好了饭,等待在外拼搏的丈夫回家。瞬间啼笑皆非。“嗯。”天气转凉,柒夜早就套上了外套,将外套脱下挂在衣撑上。“晚饭吃过了,有点困,先睡了。” 说着便进屋直接躺下进入睡眠状态。

景向却莫名觉得委屈,自己期待的娱乐独处时间就葬送在睡眠。站起身,想去叫醒床上的人,想想又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两个眼睛红红的直直的盯着熟睡之人的脸庞,呈放空状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又突然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哎,自己真是没救了,像小孩子一样,这种心理。小拇指抖了抖站起身将搁置在一旁的被子盖好在沉睡之人的身上,关了门,转身离去。

 

此时本应该是睡眠中的眼睛微微张开了一点小缝隙,然转了个身,脸部埋在黑暗里看不到表情。

评论(7)

热度(6)